主页 > J时生活 >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时间:2020-06-12 编辑:

长滨最早问世的高价无菜单料理,当属「齿草埔:料理人的家」每一个季节都会依据主题更换菜单,与其说是吃一顿饭,不如说是吃一顿主厨的艺术创作。多使用在地食材,虽然用餐风格稍嫌严肃,但仍然相当推荐。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论起长滨最早的异国风无菜单料理,必须到Nick与Vivi主掌的「齿草埔:料理人的家」一访。二O一四年,他们在台九线上的齿草埔(对这是地名)盖了两栋洗石子房舍,左边这栋是私人住宅,右边这栋则是客人用餐之处。没有招牌、前后一公里也没有其他建筑,在这般隐世的位置开业,主人的个性可见一班。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前后数百公尺只有这栋建筑物,不会认错但很容易呼啸而过。
餐厅是右边那座平房。

在「齿草埔:料理人的家」,料理不只是食物,而是艺术性的创作。主人每年选定一个主题,分成四个季节进行料理创作,每一季的菜单都得花费至少一个月进行发想,曾经推出的主题包括黄帝内经、情诗。无论中餐或晚餐,客人入座时间都是同样的,因为每一道菜上桌后,主人会解释製作方式与料理蕴含的意象。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餐厅内部简洁典雅,右后方书柜满满是书,应该都是料理书吧?

在长滨问了一些人对齿草埔的感想,有大推,也有觉得普普。一来我内心犹疑,二来长滨毕竟不是说去就去的距离,考虑了很久,最后一个念头说服了我:「无论正负评,大家都很肯定这是一家极有态度的餐厅,何不去品尝看看呢?」

终于,我也来到了齿草埔。

每季更换主题 2019齿草埔:独处时间

2019年的创作主题是「独处时间」。四季时间不同,春季的时间落在5:59,代表着早上起床前的那一分钟,无限自由想像的一刻(起床之前的脑袋瓜里,还是梦境的痕迹呀)。将常见的台式早餐食材如鹹蛋、大茂黑瓜、高丽菜、油葱、燕麦、冬瓜糖,融入西式料理之中。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这是最后一道甜点,黄豆粉撒在果冻上是一种平易近人的甜蜜感。

中餐一共有六道料理,不刻意卖弄罕见食材或替餐点起个华丽名称,而是更深刻地演绎日常生活中唾手可得的食材,这一点我非常佩服主厨夫妻,毕竟,讲究「CP值」的台湾人,经常忽略创意与製作其实有价这回事。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最具卖像的乳酪球,感觉也很像打散的鹹蛋黄颗粒XD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乳酪球。将鹹蛋黄放置五十度的低温乾燥五个小时,与搅打成泥的水煮洋芋、奶油、鯷鱼,包覆于摩扎瑞拉乳酪之中。端上桌的成品已撒上培根丁与炒杏仁,味觉、视觉都是绝佳享受。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拍起来不怎幺样,但吃起来很好吃。没想到工序也这幺繁複。

看似平凡无奇的高丽菜捲也是工序繁複的手路菜,成功渔港的鬼头刀,以盐水与酒浸渍乾燥做成一夜乾,将鱼肉绞碎后与大茂黑瓜海苔酱混合做成肉馅,台味浓厚的高丽菜捲,搭配以白酒和鲜奶油製成的鸡豆泥,中西混合得恰到好处。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平凡无奇的粥,口味浓郁,很佩服主人在法式料理放进粥的勇气。

坚持做自己 有点严肃但也非常认真

「齿草埔:料理人的家」的用餐规矩比一般餐厅来得多,甚至在粉丝专页挑明地说,气氛稍微带点严肃,不欢迎喧哗吵闹的客人。入座时确实隐隐有些微的要来上课的感觉,可能是桌上厚厚的菜单带来的教科书感。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接下来这道很明显地,我又忘记他是甚幺了。

但,这份菜单也很特别,除了製作精美,也详细说明创作的理念,并不藏私地地分享每一道菜的製作过程。这般坚持,遥遥呼应餐厅内悬挂一幅书法作品:「不要怕」。
或许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极具特色的用餐氛围,但可以确定的是,忠实铁粉确实不少,好几间长滨民宿的主人都透露,许多住客每一季都来长滨,就是为了蒐集「齿草埔:料理人的家」最新季度的菜单。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主菜的名字忘记了,但我记得很香浓的油葱酥味道。

经营餐厅不容易,在长滨这样的乡间更是不易,能够坚持初衷,那就是一件值得称讚的事情了。

【台东.长滨】对着太平洋 吃一顿每季新创作的艺术料理

一如往常游先生不知道这顿餐的价值是甚幺,
不过这也是他的正常能量发挥。(双手一摊)

|店家资讯|

齿草埔:料理人的家

地址:长滨乡长滨村齿草埔16号(88.5公里处)

预约专线:脸书粉专讯息预约

价格:1000元/人

用餐时间为中午十二点整与晚间六点整,不定休请提早定位

|关于基隆游太太|
拥有五星级假贵妇与荒野流浪者的双重身分,十年来扮演称职的财经记者,嫁做人妇后,开始书写自己智商低落但总能活着回家的旅游见闻。与爸妈丈夫旅行时永远都处于愤怒状态,所以出了一本叫做《废物旅行》的书,欢迎追蹤我的脸书粉丝专页「基隆游太太」获得更多平凡人的荒野游蹤。

 

  猜您喜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