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时生活 >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时间:2020-06-06 编辑: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张蚊《我最爱的裙子》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何倩彤《「我经常在她内航行」》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曾晴《私人感晴》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
余淑培《√念珠2》

小店里的透明格子放满色彩缤纷的软糖,少艾提着塑胶袋和夹子,从中挑选心爱的平民小食,最后放到磅上结算价钱。有说「夹软糖」是我们的集体童年回忆,糖分与烟韧的滋味,柔软且甜蜜,为糖果可爱的形状而着迷。这也跟某种女性的形象契合,譬如潮流用语以「糖果系」形容俏皮可爱的女生,甚或形容她们的笑容「甜美」,充满糖衣的形象,或多或少属于阳刚的对立面。


今年香港女人节(Women’s Festival HK)再次举办一系列由女性出发的活动与节目,《夹软糖》艺术展览就是其中之一。问到软糖与女性之间的关係,策展人黄嘉瀛说:「大家都认为软糖是没有杀伤力的小食,当血糖低的时候,糖果却可以救人。」「历史对于女性的书写都是阴柔和弱势的。表面『软』,底层却蕴藏力量,其实是一种充权。」她认为,虽然「夹软糖」不是一个常见的性别比喻,然而在人们对性别的认识上,存在一定的空间。


Burn like a sugar woman!


《夹软糖》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包括陈倩琳、陈嘉翘、郑婷婷、何倩彤、张蚊、曾晴与余淑培,各人风格不一,背景多元,认定的性别和性取向都有不同。策展人黄嘉瀛认为,性别议题在香港是一个「烫手山芋」,乃至于不同艺术空间都甚少邀请艺术家创作相关作品。「这班艺术家并非一直从事女性主义创作的人,香港打正旗号说女性主义的也不多。」她说,「不过她们都有关注女权和性别的新闻,对性别也有自己的看法,所以邀请她们透过作品表达出来。」


展览主题的构想,是由面膜与骨胶原开始的。嘉瀛提到,最初做资料搜集的时候自己正在敷面膜,「表面的皮肤会烂掉,底下的骨胶原才会增生」,所以一边想着跟骨胶原、细胞增生、单性繁殖等相关的事情。后来发现,软糖原来是骨胶原的製成品之一:「很多人以为吃软糖不是吃肉,原来它们是由动物骨胶原製成的。现在市面上有一些素食软糖,可以单靠糖来製成。其实软糖九成的成分都是糖,即九成都是能量、热量。我觉得这件事很 empowering,当你把糖放在匙上,还可以烧一段很长的时间。」


《夹软糖》的宣传海报上,以不同款式的软糖组成女性的阴户,一副等待被吃的样子。男性俗语说「食女」,但有没有想过,糖衣底下可能是你吃不消的能量?软糖外表与力量的「不一致」,或许跟女性即阴柔、阴柔即弱势的刻板印象一样,属于一种错认。「这就揭示了一些既有的,大家都不为意的事实。或许是社会结构一直『教育』我们,令我们忽略了一些真正的事实,譬如性别平等,对人的基本尊重。女性的力量很大,可以做到很多事,不会因为生理上的不同而削弱。」


除了软糖本身的力量,「夹软糖」还包含「夹」这个动作。嘉瀛认为,「夹」其实是可以选择的意思,正好是人们可以从性别定型中逃脱的比喻:「软糖的形状是可变的。社会早有很多规条形塑这些形状,但当中是否有选择?或是,形塑出来的,口味是否也可以改变?我们可以如何配搭这些软糖?」


女人就是女人


七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中,陈倩琳(Alysa)的《剪就对了!》与郑婷婷的《轻轻的海》,都有提及女性髮型长短与刻板印象的问题。有时短头髮的女生会招来非议,但故意为之的「叛逆」,也有可能是服膺相反却近似的定见。参与筹办女人节的女影香港创办人黄钰萤(Sonia)也提到,自己读大学时头髮长度及腰,后来决定不再做别人喜欢的「靓女」,于是剪去长髮。「其实并没有所谓留长髮抑或短头髮才是正确,或错误,某一边比较保守,或比较进步,而是你真心认同这样对你来说是最恰当的。如果她认为是 empowering,why not?」


嘉瀛亦补充,陈倩琳与郑婷婷分别从不同的切入点思考这种「叛逆」:「Alysa 比较年轻,刚毕业步入社会,对她们那个世代来说,短髮是潮流,也是叛逆;但出来社会后就会发现『叛逆』有很多意思,不只在髮型上。跟我年纪相若的郑婷婷也在回应这个问题,剪短头髮是叛逆的主张,同时也是一种日常,抗争的日常;不要以为剪了头髮就足够叛逆,而是要继续叛逆。」


另外两位艺术家,张蚊与曾晴,都不是主流的 Fine Artist,一位是电影美指,另一位是伪娘。张蚊的两个作品《疯癫手术》、《我最爱的裙子》都和痛苦有关,取材于自己进行脊椎融合手术的录像。嘉瀛说,身为女人有很多痛苦是无可避免的,张蚊则选择用陈述、纪录的方法来处理这些生活上不能拒绝的痛苦。而曾晴的作品,更大程度上是作为伪娘的自己,要在生活里选择自己喜欢的打扮,痛苦就是过程中需要捱过的打压和歧视。


「我觉得不是天生是女人才有权诠释什幺是女人。当然历史上很多时候都是由一些白人男人告诉女人应该如何做女人,很多个世纪都没有人质疑为何要由他们决定;但其实还有另一些群体--queer、performer、cross-dresser 等等--属于小众的人正在反抗这个霸权。不是要教人如何做女人,而是自己实践出来,行使性别权力。」


「夹软糖」的意思,正是从这些展品透射出来的经验着手,重新想像还有什幺形状与口味的可能性,或至少撑起一点空间。「想用一个比较 fun 的方法呈现一些经验,令大家用正面、活泼的角度,开启另类想像的空间。『夹软糖』是普世经验,促使大家去想,我们对女性身体还可以有哪些想像,对美又可以有哪些想像呢?」Sonia 说。


光复香港,性别革命!


不过,筹办《夹软糖》展览以至整个女人节时,刚好碰上反送中运动的浪潮,嘉瀛及 Sonia 都坦言,最艰难的地方在于大家的心情都受到社会情势影响,不时犹疑办艺术展览及女人节活动的意义何在。


对于嘉瀛来说,答案在「做得一单得一单」的尝试上。「经常有人讨论,打仗的地方需要艺术吗?贫穷的地方需要艺术吗?政治不公的地方需要艺术吗?艺术好像是一种风花雪月的事情。我作为策展人,觉得如果有空间可以谈论这些问题,就应该要做。可能以后就连谈论性别政治的空间都会失去。」「用功能去理解艺术,就会明白为何打仗都需要艺术。因为它有传播思想和精神的能力,这恰恰是当权者害怕文艺人的部分。」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示威者明言「五大诉求,缺一不可」,关注的议题早已自送中条例延伸至警权、普选上。早前有女被捕人公开自己在羁留期间被迫裸体搜身,更遭警员凌辱,以反对性骚扰运动标誌「metoo」为题的集会如箭在弦,可见性别议题已经成为新的战场。「建制不只是政治光谱上的『建制』,父权也是一种建制,一种封建社会的建制。当有人仍然以性别作为攻击别人的手段,就要挺身而出保卫自己,以及行使与生俱来的人权。」嘉瀛说。


Sonia 也提到,虽然有想过暂停举办今年的女人节,但认为性别议题始终是熟悉、擅长的範畴,希望透过活动来回应当下。「上街固然是回应、改变社会的方法,但除了上街的身份,我们还也有别的身份?不同的抗争方式有不同的功能和功效,或是其无法取代的特质。」「运动里开始有人使用性暴力,女性在公共领域的参与是否仍然由很多 taboo 或歧视形成?当有人特别针对性别身份的时候,性别的角度仍然存在。」



夹软糖 | 艺术展览

Yummy Gummy | Exhibition

日期:8月23日 ‑ 9月22日

时间:11am - 9pm

地点:佐敦弥敦道380 号香港逸东酒店4楼 Tomorrow Maybe

策展人 Curator

黄嘉瀛 KY Wong

艺术家 Artists

陈倩琳 Alysa Chan, 陈嘉翘 Chan Ka Kiu Clair, 郑婷婷 Cheng Ting Ting, 何倩彤 Ho Sin Tung, 张蚊 Irving Cheung, 曾晴 Tsang Ching Sadako, 余淑培 Yu Shuk Pui Bobby




  猜您喜欢的文章